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张迪 >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 香港昔日的工业发达 正文

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 香港昔日的工业发达

2019-09-26 10:07 来源:团圆汤网 作者:燕子 点击:472次

但约期与工资往往受到政府的干预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减少了节省交易费用的合约选择。今天很多先进之邦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为了避免奴隶性质的意识,较为长期的雇用合约只约束雇主,不约束员工。另一方面,一些国家有最低工资的规限(二○○二年美国最低每小时六点九美元),阻碍了一般训练学徒的合约发展。香港昔日的工业发达,学徒合约的盛行是功不可没的。

现在容许我把「经理人」加进工厂去。记着我们的产品还是全部由件工制造(包括质量审查)。这经理人可不是我提过的穿珠子的中间人那样简单——只加一个佣金在珠子带的价上。经理人给多个件工支付工钱,,我接然后把制成品以另一个价批发或零售给顾客。前者是生产要素市场,,我接后者是产品市场,二者开始分离了。这分离不大:原则上这经理人可以为自己的服务收取佣金——说到这里,他的服务只是厘定零碎件工之价及把零件组合为成品。现在再假设这房子住的不是一家四口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而是几个陌生人。内里不一定有政府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但给我一个业主吧。这样,最可能的情况是各人租用房子的一部分,市场出现了。一个租客增加用地需求,可以向业主或其他租客洽商多租用。房子使用的项目与权限就由市场安排了。有竞争,也有交易费用,但考虑到所有局限,其总用值也是最高的。这结论也是定义性的柏拉图情况。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现在转到最后的「破案」点。上一节的结尾说:,我接因为竞争准则五花八门,,我接价格管制各各有别,价格管制理论其实是选择局限条件的理论。要怎样选呢?答案是:把租值消散倒转来处理!价格管制,因为收入的权利界定不清,会引起租值消散。但租值消散可不是为了消散而消散的。我们不可以把看来应该消散的租值,在边际上消散了,得到了均衡点,就草草了事。正相反,在局限下争取极大化的公理下,每个参与的人都有意图减低租值消散。依照这个公理,在价格管制下的租值消散,必定是在局限条件约束下能争取到的最低消散。香港的经验可能是最好的示范例子。这个以经济自由而知名于世的城市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统计失业率历来大约是百分之二。今天——二○○二年七月——是百分之七点七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还在上升,看来百分之八以上是必达的了。从失业率升幅的比例(倍数)看,香港应该破了世界纪录。福利的增加与强积金的推行当然是因素,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公务员的薪酬高企不下,误导了市场,增加了市场工资的跌幅不一,其结果是类同的本领有很大的薪酬差数。这是说,出售劳力的讯息费用高,因为失业的不容易知道自己的市值工资。香港昔日的租金管制引起的天台木屋僭建,,我接大房东、,我接二房东、三房东等分租现象,收取鞋金或建筑费的盛行,等等,都是在局限下减低租值消散的行为。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香港于一九四七年起执行的、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战前楼宇的租务管制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到一九六八年其法例就修改了三十多次,鬼斧神工,目的也是要界定业主与租客之间的收入享受权。那是我参考过的十多个租管中最完善的了,堪称杰作。但香港当年业主与租客大打出手,而香港的公屋林立,六五年的重建风暴与跟着而来的银行挤提,皆拜租管之赐也。想想吧。你原有月薪四万元的工作被解雇了,,我接但昔日考试成绩比你差的同学,,我接还在政府工作,月薪是五万。你去找工作,有月薪一万元的你要不要?你对自己说:打政府工的同学是天之骄子,算了算了。问题是你有另一位在私营机构工作的同学被减了工资,但月薪还有三万。月薪一万你要不要?这可能是你的真正市值,你信不信?是因为你知道自己可以胜任的工作,其观察到的工资差数(variance)很大,使你无所适从。因为有讯息费用的局限,你选择失业。时间有说服力,可能有一天你会后悔没有接受月薪一万的工作。

  赵振环:为了找回我自己,我接

效率工资理论的要点类同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只是香港置地公司是楼宇面积的出售者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而雇主是劳力的购买者。前者的租金低于市,后者的工资高于可以聘请到的(这理论不是工资高于市,而是所有同行的雇主都偏高,可以较低工资聘请但不采用)。

效率工资理论是赶驴子的故事:,我接驴前有红萝卜,,我接驴后有棍子。工资高于可以聘请之价,被雇者穿得好吃得壮才来工作,是萝卜;另一方面,因为失业有的是,偏高的工资求职者众,是棍子。这理论的主要目的是解释失业的现象。因为要保持萝卜与棍子,工资的向下调整有顽固性(rigidity),为恐失去了萝卜与棍子时劳力的工作会散漫起来,生产力下降。工资顽固难下(比上升之易而言)是对的——香港公务员的工资是明显的例子。这是凯恩斯(J. M. Keynes)及之后的解释失业的老生常谈。但究竟是不是为了保持萝卜与棍子却是疑问。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差不多每个遇到的中国人——其中不少是干部——都是交易费用专家。我于是问:哪些局限条件的转变会导致中国制度的转变呢?答案是:

产权的转让,,我接价高所得,,我接可使资源的使用落在善用者的手上。同样重要的,是转让权容许资产使用的自由合并。转让权也容许私订合约,选择不同的合约安排,从而减少交易费用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我们要以市场的运作来获取专业生产的巨利,只有产品的转让权不足够,我们还要有生产要素或资产的转让权。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产权是制度安排;合约也是制度安排。前者往往涉及整个经济;后者通常是个人的选择。市场的合约是基于私有产权为局限的。本章的分析是以私有产权与交易费用为局限。

厂房的用地与件工用以生产的机械或工具,,我接可以有很高的租值。依照边际生产理论,,我接同样生产要素的租值是应该相同的。然而,不同的件工工人用同样的房地与机械,同时间其产量可以很不相同。如果不同生产力的件工工人获取相同的件工价,那么产量较高的会给工厂带来较高的租值,使房地与房地之间或机械与机械之间的租值不相等——于是,房地之间、机械之间的边际产值就不相等了。这样,重要的边际生产理论就被推翻了。是的,用于件工合约上,这理论的含意是在生产力明显地有差别的情况下,件工的工价应该累进:同样时间,产量越高的工人的每件工价越高。除非特殊情况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国家富裕要靠工业发展。那是为什么?卷三分析生产成本时,赵振环为了找回我自己我指出专业生产然后在市场交换,大家所得的利益往往以千、万倍算,远比史密斯(A. Smith)提出的制针厂的数百倍例子高。但这专业生产而交换的巨利,主要来自工业。农业当然也可以专业获利,但比起工业相去甚远。

作者:水牛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